青春留住她

低着头刷手机呢,唉每次都不长记性,总是忘记带书,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已经在脑海里为自己的等待谱写了一曲等等等等………有点懊恼的迹象

“姐姐~姐姐?”此时一个甜甜的声音飘过来,意识到是朝我这个方向打的招呼,视线离开手机抬起头来,迎面走过来的是一个带眼镜的小姑娘,而此处只有我一个人,应该是叫我的吧?哦对的,恍惚间忘记了,前台护士说会有人接我。站起来走过去才看到她推着轮椅来的,心想哪有那么夸张,而且又怎么忍心呢?她跟我确认了一下身份

“姐姐你坐啊,我推着你。”满脸的期待满脸的只有青春才会有的朝气。

“不用不用,我今天坐的够多了,屁股都疼了,自己走就行……”

“那好的,那你肚子痛或者累了,就告诉我,我推着你走。”

“好的”

边走边唠着家常,得知小姑娘刚满20,想问她一些医院的情况,才知道正轮着岗实习来到这里才第二天,她俏皮地拿起自己制服前的粉红色小领带像个小尾巴一样的在空中甩了甩笑着说:“粉红色的是实习生,蓝色的是老师”然后轻轻的拍了拍扶正了被甩歪的粉红色小尾巴,依然是满脸的幸福感。

开门推车,推车开门,小姑娘一直十分友善有礼貌,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也许我是她第一个接的病人吧。

有说有笑来到目的地,刷卡进去,她朝不远处的一个身影清脆的喊了声:“老师人接过来了。”被称为老师的人头也没抬,些许不耐烦地说到:”去里面找医生吧。”蓝色的小领带皱巴巴地歪在胸口。小姑娘把我领过去,便一阵春风似的消失了,留下了她甜甜的笑容。

等等等等…………然后流程式的问答,结束之后被带到房间,等等等等………

在等待的无聊间隙,忽然想起忘记看一下小姑娘的名字,也无法看出制服帽子下小姑娘的体态相貌,只记得一双笑眯眯的眼睛和甜甜的声音。足够了吧,可以在这样一天被这样的天真欢欣所浸染。

可是又有点怅然,也许不知道过多久,粉红色变为蓝色的时候,因着日复一日的工作?或又是这环境所特有的人情世故?或是其它任何的原因?那天真会慢慢地消失,直到有一天,成为跟其他人一样的面无表情或厌烦。也许这是大多数,不管在哪里,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可是依然希望,那青春的星光可以在她身上多闪耀一会儿。

PS:大丢很晚来了,脸皮厚厚的赖着不走了^ _ ^

晚安~小丢宝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