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w begins by 土匪粑粑殿下

先上一张霸气外露外加呆贼气质的土匪粑粑殿下一枚~~

WoWScrnShot_010316_220400

虽是窃土匪之名,不过…实际中的土匪粑粑只偶尔对我高冷一下,基本上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天真姑娘呢。

这不,在回家的时候遇到一只喵咪。。他们隔着门对望,那喵咪弓起了腰,发出女鬼般的声音。。。土匪粑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Co爸和S妈说怎么不放开这家伙,去追那喵。。。恩。。。土匪粑粑是个强烈反对任何用笼子关动物的善良的阿汪。。

IMG_4350

是的,就是这喵和这狗。。

好啦,说一下今天的故事~

大丢很早之前就跟贼说过wow有一系列的书,前几天买了,今天书到了~~好开心~

先从上古之战三部曲开始吧,先上三本书的合照~

IMG_5194

 

然后大丢又大笔一挥签了字,真是感谢英明潇洒的大丢同志不吝字笔~此书顿感价值连城如奇珍异宝 :mrgreen:

IMG_5199

好吧,来个特写,仔细看看大丢那潇洒的笔迹和帅气的签名~~

IMG_5196

哈哈~

还有这个,是某日大丢看书的时候,抽出一张做书签的明信片,灵感一来大手一挥,一气呵成 :mrgreen:

IMG_4407

刚才翻了翻书,开篇是这样一幅地图

IMG_5200

看着上面的名字,看来得好好研究一下才能搞清楚。。。不过至少比红楼梦关系简单一些。。。

 

murmuring:昨天大丢部门年会,木有帅哥也就算了,连个美女都木有,全场的美女是酒店服务员好嘛~~~~(>_<)~~~~ 
哭晕在厕所,最后连个阳光普照奖都木有%>_<%,好心酸,大丢说明年再战,也许会像那个主持人一样,主持到第三年
自己终于中了奖而且是特等奖~不过还好,有个穿棉袄精气神儿十足的小猴子,好欢乐~~
IMG_5175

 

土匪粑粑睡觉觉去了,小丢宝儿偶尔动几下,大丢正在老干部团队,这些人简直了,丧心病狂,看来加班不是很辛苦哟,嗯?~

好啦~先简单写到这里,慢慢去研究第一部书喽~~

 

简单的你我

电视上播着《天天向上》,播到木朵爸爸和小木朵,后面接连几个网上一时火起的照片故事主人公,想到了自己的爸爸,就在这时候爸爸来了微信,就想着简单的写点什么。

IMG_4803副本IMG_4795副本

IMG_4801副本IMG_4802副本

不知道是不是同时想到了对方,给爸爸换了手机之后,给他注册了微信QQ,取名“长眉大侠”,还特意给他的眉毛拍了特写 😛 ,我经常说“老爹,等你眉毛都白了看起来就像大仙儿一样了”。自从爸爸用上微信之后,总是时不时的发一些很简单不带标点符号偶尔几个错别字的问候,通常都会加上一句“你妈说/你妈问”,其实有时候打过电话回家,爸爸并不在家,出去串门去了,还是会发过信息来加上这句“你妈说/你妈问”。每次基本上都是爸爸主动发来信息,虽然我们的对话超不过三句,我很少主动发微信,也许是特别享受这种被关心的感觉 😳 。

妈妈经常念叨爸爸不关心自己的孩子,什么也不操心。那大概是他们都还算年轻的时候吧,爸爸经常不在家,扛着他的装备到处闯荡,那时候爸爸妈妈的样子我已经记不清了,只知道那时候妈妈还是长头发,我也有四个朝天撅的小羊角辫,每次爸爸回家都是穿着带有对我来说特别香的木屑味道的白衬衣。他每次回家都是把我抱起来,用硬硬的胡子扎我的脸,每次我都一边嫌弃的躲着一边开心的咯咯的笑。

对于爸爸我们是父女是亲人,也是朋友。从小到大一直对爸爸直呼其名,他从来没有生过气,很温和的答应着。我们一起抬杠,一起比赛谁吃的山楂多,最喜欢玩儿的游戏是“打手”,爸爸总是说“来我们玩儿游戏,我打你手一下,你打我手一下”,当然每次都是他打的我手很疼,我打他打的自己手疼,这是个对我来说一点不“划算”的游戏,但是依然乐此不疲,想着有一天会“战胜”那只大手。可是到现在,依然还是我手疼。。。

有点想家了,想以前的家,可是现在也挺好的,哥哥什么的大家都挺好的,虽然我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和生活,但是基本上天天都将对方挂在心上。这样无需太多表达也挺好,只要你在,只要你几句话,就足够了。

好了~要带着小丢宝儿休息去了~这小家伙^_^,你大奉丢爹还在跟老干部团队顽强的奋斗着,一阵阵的唉声叹气,估计又木有达到目标 😆 略开心~~

晚安~好梦~巴巴爸爸巴巴妈妈~

002R9MPygy6SnTa9As292

 

下辈子还做女人

小吗呀小丢宝儿呀~你大奉丢爹说要跟你记账,他的经典语句或者唯一会说的就是“拍死你”……妈妈也是对他的智商失去信心了。

哈哈,弄来弄去,原来是小丢宝儿的脑袋顶的妈妈肚子疼,不怕小丢宝儿笑话,妈妈偷偷的摸了下眼泪,不过这下妈妈终于松了一口气,小丢宝儿很健康~妈妈也很健康~等你出来妈妈要好好摸摸这金刚钻般的脑袋啊~可疼死妈咪喽~

刚才大妈扶着点滴,拖着蹒跚的脚步一点一点往里移,走到旁边的时候,朝她笑了笑,便开始了一席对话。大妈一副凄苦的脸庞,佝偻着腰,整个人散发着不能言说的痛楚。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带入感,那感觉肯定是跟每个月一次的痛楚一样难以表述。

大妈是廊坊人,半个月前就在了,开始准备手术,没有听清楚具体病因,可能是卵巢囊肿之类,已经做了手术,疼的难受。

“在这里待着很烦躁,特别想找点东西摔一下。他们要吃药就得吃药要打点滴就得打点滴,还担心一些检查做不了,一会这个偏低一会这个偏高跟做过山车似的,特别焦虑。老了做个手术恢复的慢,不像你年轻,还瘦,像我这样胖的都是脂肪长的慢。”

说实话我是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的,毕竟确实像她说的那样,我体会不了她的感受。小心翼翼的安慰着,说着不需要焦虑的理由,连自己都信服不了。顿时感觉自己情商智商都有限。说着说着大妈来了一句:“我说呀,下辈子绝对不要做女人了,遭这罪。”

我愣了一下:“也是啊,女人身上好多地方都容易得各种病。”这确实是实话,最近不是又有哪个明星因为乳腺癌过世的吗?普通人中不为人知的患者比比皆是吧。什么子宫卵巢乳房这些地方,特别容易出各种始料不及的问题(当然有些病并不是那么可怕也有可能不需要治疗,但是应该是让人很糟心)。

“你说以前的人咋就没这么多毛病呢?”大妈一手拖着腰吃力地直了直身子。

“可能是以前有病自己也不知道吧,现在医疗条件好了,环境变化也可能是个原因。”

“嗯,以后说什么也得一年检查一次身体,早点发现问题。唉…”

这时一直悉心照料大妈的大叔回来了,给大妈打了饭,大妈诉说着自己的心慌,大叔低声细语温柔的安慰着大妈。之前大妈的儿子来看她,拿着手机跟孙孩视频,也是其乐融融。

走廊一个小男孩在读英语,估计妈妈给生了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一直在哇哇的啼哭着,可是丝毫没有打扰到这个小男孩,大声的读着:“This is guoguo.” 忍俊不禁,好想问问他guoguo是个什么鬼…

这里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会传来阵阵婴孩的啼哭声,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充满了期待的声音~对我来说,虽然这辈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下辈子还要做个女人,因为,在我眼里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哪天好好写写。

大丢差不多一直想要个女儿,他说要送她去学跳舞,我们全家都去跳舞,我想好的吧,突然想起他们年会的舞蹈……………………oh no!!是的他们要跳bigbang思密达的舞蹈,思密达的舞蹈啊,你们真的可以吗?到时候我想我要捂住眼睛…………还有小丢宝儿的

青春留住她

低着头刷手机呢,唉每次都不长记性,总是忘记带书,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已经在脑海里为自己的等待谱写了一曲等等等等………有点懊恼的迹象

“姐姐~姐姐?”此时一个甜甜的声音飘过来,意识到是朝我这个方向打的招呼,视线离开手机抬起头来,迎面走过来的是一个带眼镜的小姑娘,而此处只有我一个人,应该是叫我的吧?哦对的,恍惚间忘记了,前台护士说会有人接我。站起来走过去才看到她推着轮椅来的,心想哪有那么夸张,而且又怎么忍心呢?她跟我确认了一下身份

“姐姐你坐啊,我推着你。”满脸的期待满脸的只有青春才会有的朝气。

“不用不用,我今天坐的够多了,屁股都疼了,自己走就行……”

“那好的,那你肚子痛或者累了,就告诉我,我推着你走。”

“好的”

边走边唠着家常,得知小姑娘刚满20,想问她一些医院的情况,才知道正轮着岗实习来到这里才第二天,她俏皮地拿起自己制服前的粉红色小领带像个小尾巴一样的在空中甩了甩笑着说:“粉红色的是实习生,蓝色的是老师”然后轻轻的拍了拍扶正了被甩歪的粉红色小尾巴,依然是满脸的幸福感。

开门推车,推车开门,小姑娘一直十分友善有礼貌,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也许我是她第一个接的病人吧。

有说有笑来到目的地,刷卡进去,她朝不远处的一个身影清脆的喊了声:“老师人接过来了。”被称为老师的人头也没抬,些许不耐烦地说到:”去里面找医生吧。”蓝色的小领带皱巴巴地歪在胸口。小姑娘把我领过去,便一阵春风似的消失了,留下了她甜甜的笑容。

等等等等…………然后流程式的问答,结束之后被带到房间,等等等等………

在等待的无聊间隙,忽然想起忘记看一下小姑娘的名字,也无法看出制服帽子下小姑娘的体态相貌,只记得一双笑眯眯的眼睛和甜甜的声音。足够了吧,可以在这样一天被这样的天真欢欣所浸染。

可是又有点怅然,也许不知道过多久,粉红色变为蓝色的时候,因着日复一日的工作?或又是这环境所特有的人情世故?或是其它任何的原因?那天真会慢慢地消失,直到有一天,成为跟其他人一样的面无表情或厌烦。也许这是大多数,不管在哪里,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可是依然希望,那青春的星光可以在她身上多闪耀一会儿。

PS:大丢很晚来了,脸皮厚厚的赖着不走了^ _ ^

晚安~小丢宝儿

大丢和杨树

吃个饭饭回来就6点钟了,人多的像土匪粑粑的毛儿似的,喘不过起来,
想着晚点走吧,sorry土小狗儿,不能早点回去陪你了~~~~(>_<)~~~~

某个周末大丢说出去走走,大丢还特意去买了吃的喝的,于是我们就做了公交车和地铁,一会会就到了森林公园,期间买地铁票的时候跟售票员买到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票,售票员说我们这里没有这个站,只有奥林匹克公园和森林公园…三条黑线…原来不是一个地方…

这一天哪阳光很好,天蓝蓝的,云白白的,小风儿欢欣的吹着,虽然人很多,但是心情大好~两双小脚丫走呀走,走呀走

FullSizeRender(2)

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小坡,小坡边边上有颗树,铺上垫子,放下书包,倚靠小树旁,大丢顺势躺下看了看,听闻大丢:“小贼,你看到的天空和我看到的天空是不一样的。” 便也躺下,看到树叶下星星点点的阳光,温和极了,被阳光打透的叶子嫩绿嫩绿的,可以清楚的看到它们的脉络,哈,比春天的叶子还要美一些~

FullSizeRender(27)

休息了一会儿,拿出书来,开始了接下来几个小时的静谧安然的时光

 

FullSizeRender(23)
是谁多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

看了会书睡了会觉,吃了包干脆面^_^,足足的,我们便开始走在了路上,远远的看到湖里波漪涟涟像阳光点缀的叶子一样耀眼,大丢说:”看湖面多好看,最喜欢这样的湖面了,这得远了看,走近就不好看了。“拽着大丢胳膊的家伙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再走近的时候觉得绿油油的也挺好看 🙂

FullSizeRender(32)-25

远远的看到高高大大的杨树:“大丢大丢树上面有白色的花儿”,再走近了一点:“大丢大丢那不是白色的花儿,是树顶叶子的反面反光,看起来就像白色的花儿”。大丢:“那就是白色的花儿”,“不是白色的花儿,是叶子反光呢。”,大丢:“那就是白色的花儿”……

yangshuhua1

就这样,走呀走呀,大丢跑到杨树下面:“小贼,大丢和杨树!”于是大丢站成了这样这样以及这样,我拍成了这样这样以及这样… 那杨树很美~我想是因为大丢知道贼喜欢杨树,大丢知道贼和杨树的故事^_^

FullSizeRender(19)3FullSizeRender(21)3FullSizeRender(20)3

然后两只小脚丫又走呀走呀走呀

FullSizeRender(16)1

走到一座小岛的桥上,招呼大丢:“大丢大丢,大丢和芦苇”,于是有了下面这样这样这样以及这样…

FullSizeRender(8)1FullSizeRender(9)1FullSizeRender(10)1

然后我们继续走呀走呀走呀走…其实期间还有大丢和荷花、大丢和小草、大丢和…这里太多就省略了…在芦苇荡里有大片的荷花叶子和红色鲤鱼..由于已不是炎热的夏天,大丢和鲤鱼这个具有创意的想法就搁浅了,下面是孤单的叶子和鲤鱼…

FullSizeRender(11)1

最后我们找到一处小亭子歇歇脚,小亭子很别致,用一些看起来破烂的五颜六色的石头砖头和木头盖成的,休息一会儿之后我们又坐上地铁公交回家陪土匪去了~~

感谢大丢,感谢这个美丽的下午~~

FullSizeRender(138)_副本2
点击该图片有惊喜(*^__^*)。大丢和杨树中的大丢被拍的惨不忍睹,望众亲保重身体,望丢不要拍死贼,哇哈哈~~~·

 

 

另一种感情

有很多话很多事情好像都不值得说不值得当回事儿了。
纠结过了亲情友情爱情,那么现在对于你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好像没有什么是可以描述清楚的。

你现在正在做什么呢?在听我说吗?
我感觉欢欣高兴烦恼忧愁,你虽听不到看不见,可是却会因为身体的反应跟我经历同样的感受。
我听到了你的心跳,扑通扑通要比我的快一些,听起来很有活力,那个声音现在依然能清晰的听到。
有些事情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我们会互相感知到对方,可是不知道我现在所想的你能不能有一点点的感受呢?是不是很安静很舒心的蜷缩在那里,偶尔伸伸胳膊腿做做运动游个泳什么的呢?
我不知道自己具体的感受是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没法子像其他人一样宝宝长宝宝短的。你好像已经是一个独立的生命有一天会自己筑巢远离,好像还没等你出现,就已经想让你像一只自由的小鸟一样想要去哪里就去哪里,而我只需要保护你的健康小心翼翼的呵护那小小的心不受过分的伤害。我只想默默的做着什么,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这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呢?
很期待很期待

《大丢说》

2015.6.7 晚

大丢参加婚礼回来说:喜欢小贼,不想跟小贼闹矛盾,小贼小贼以后我们不闹矛盾了。

小贼说:好的好的,我们不闹矛盾了。

监管人:土匪粑粑

PS:土匪粑粑的撒娇技能提升了~求抚摸直接头往怀里钻~好可爱的土匪粑粑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