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时候

小朋友还没睡,他想玩火车,新的火车,还有灯光。很晚了,妈妈有些着急,告诉他不要玩了很晚了而且灯光太亮了刺眼睛。过了一会小朋友从小床爬了出来,靠在妈妈旁边,又过了一会他轻轻的说:“妈妈我要去跟奶奶睡,我不理你了”

问他为什么他说:“很晚了,我有点累了要睡觉。”然后开灯他自己走到奶奶房间睡觉去了。

妈妈听到“我不理你了”这句话有些失落,可是不用想就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是想玩火车,而奶奶不会说他,果不其然马上就传来火车的叫声,然后响了好一阵,安静了确认小朋友睡着了。

有些时候,妈妈是最讨人嫌的角色,特别还是一个总是较真的妈妈。不可以喝那么多饮料不可以吃那么多甜食乱七八糟的零食不可以看那么长时间的电视手机电脑,不可以这个不可以那个。即使是好好的温柔的pet的讲,最终目的也是阻止他,所以依旧是烦人的。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为你好”是真的,“很烦人”也是真的。

有些时候在别的感情里也是,“为你好”会变得“很烦人”把别人推的远远的。

有些时候“为你好”也是有点自以为是的成分,显得“很烦人”有些无奈。

有些时候要做到“为你好”而不“很烦人”真的好难呀!

标签上瘾症患者

也许我认识多少人身上就有多少标签,好的坏的,有时候有些标签让人无奈。大家互相贴着标签,如果是用订书机…那我们都是千疮百孔了吧…

可是如果你养了个孩子呢?会不会忍不住给他订上各种各样的标签呢?会不会越来越上瘾呢?

我称自己患了标签上瘾症,已经给他贴了好多的标签,自以为很了解他,其实没那么了解,大部分时候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者他根本没想什么…虽然只有三岁,表达还不是那么清楚,但是已经早已形成自己的小小的世界了,有像成年人一样完整的世界了。对很多事情开始有了自己的思考和想法,当我说汤烫的时候他会求证爸爸:爸爸你觉得烫吗?

两人相处即使只有一人为对方贴标签,他们之间就已经隔了一副有色眼镜,而大部分人都会互相贴,越来越看不清对方。而对于一个三岁小朋友,和你相处的时候两个人的标签最终都会订在他身上,你看他已经变了样,他看你一如既往……

为人父母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控制好自己了吧,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还要把握分寸…

Bang Bang

bangbang

也是大半夜睡不着。

正带着我的耳机准备眯一会儿,突然蹦出了bang bang。就像穿过柯南脑袋的闪电,立马就想起了张靓颖在《我是歌手》上的神演绎,更有评论们的神点评。

天雷滚滚,简直画面太美不敢想。

如果让我穿越到现场,要说怎么形容此情此景,就像你在看网易新闻,然后看网易网友的评论。区别是网易新闻小编虽然经常敷衍了事,但是易友们的评论有时还是蛮犀利的。

难道只有我,觉得张靓颖把这首歌唱出了洋洋的乡土气息?先放着歌手不说,也许是不符合人家的风格,她唱《画皮》之类的作品就非常好听。

牛的是那帮点评,依稀记得某某说“嗯,张靓颖完美的演绎了一个需要3个巨星一起才能驾驭的歌曲,我觉得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当时我就怀疑是我电视坏掉了,现在想想,都是套路。

各自安好吧。

A piece of day of her

7:00 AM, feel hungry, I’m half in my dream. She gets up and cooks something.

8:00 AM, it seems the cook has failed and she was considering to wake me up, I’m still half in my dream.

9:30 AM, she can’t stand it anymore and finally decided to  wake me up by making a lot of noise.Maybe 5 minutes ago,  I say ,

“what happened, what’s the time”.

“I’m hungry” and no answer for the second question of course…

I get up and went out to walk “Tu Fei” and then get the dog home and I went out again to “Hao Shi Kou” to get us some breakfast – two leak pie, two bean buns and two meat buns for the dog.

Then another beautiful day begin!

 

 

医德

我碰到的当然不可能代表全部,但也不会是个案。

昨天有点感冒,跑去药房拿药。

当时药房已有三个人,恰好三位工作人员在为他们服务。我进去后,立马有人招呼,

“拿什么药”

“有点感冒,拿点感冒和退烧药”

招呼我的那人转头继续推销他们药房的一个什么仪器。我琢磨着是不是嫌我这一单赚不了多少钱,不过先来后到,等等也是应该的。

我开始在药房里四处转转,一会儿另一个推销她们另一种仪器的工作人员跟我进行了类似的对话。被嫌弃的感觉加深,这时来了一个买保健品的中年男子,刚才那位工作人员问明情况后就跳过我了,被嫌弃的感觉继续加深。

终于等到第一个买仪器的人开始付款,医生来招呼我了,

“拿什么药”

“有点感冒,拿点感冒和退烧药”

“吃这个吧,中药,来两盒。咳嗽吗”

“不咳”

“鼻塞吗”

“不鼻塞,就是有点头晕”

“那再拿两盒给你通便的药,你过来。”

“通便?”

“对,感冒了得吃点通便的药,不然好不了。就这个,来一罐,20天的量”

“算了我不用了,我就拿感冒的药吧”

“不要啊,不要也行,咳嗽吗?”

“不咳嗽,我能换一种感冒药吗,我以前感冒吃一下感康或者康泰克就好了”

“那需要身份证登记”

我拿出身份证

“行,那麻烦帮我登记一下吧,我想买感康”

“呀,我这里感康好像没了”

“康泰克呢?”

“好像也没了,你就吃这个中药,两盒”

“那我要一盒吧,我看上面写有8包呢,一天两包也得吃4天”

“那行,一盒19块5,这边付款”

交完钱,出了门,庆幸不是大学姐来帮我买药,不然铁定被忽悠。

作为离居民最近的社区药房,这只会让彼此渐行渐远

 

妥协

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的,妥协虽说大都是无奈的选择,但也说明你有对方忌惮的东西。

若是一些不必要的东西,能放则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