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丢大战

大丢说周末没时间,我以为他要悲催的连续上班12天,结果这货在周五半夜12点回家来了 🙄

午夜时分,听闻土匪君不停哼唧,起床查看,土匪君站在门口哼唧,这大晚上的站在门口哼唧什么呢,怪吓人的,然后听到门外钥匙的声音,问了句谁呀,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胖子,快开门”。哈呀,原来是大丢一枚,打开门,土匪君来了个威猛热情的hug,寸步不离丢,各种求安慰求抚摸,大丢在家期间土匪一直围绕着他不停的转。第二天出门遛土,这货死活不出门,之前出个门比谁跑的都快,反常。后来我们一致认为大丢回来了,土匪有点自己的小心思了,害怕大丢不见了?有可能呢。比如说。。。大丢懒在家里睡觉,土匪一会进屋瞅瞅看看大丢还在不在,还在她就出去玩儿,过一会再来瞅瞅还在不在,还在她就又出去玩儿,过一会又去瞅瞅,哎?大丢哪里去了?把头转另一边去了,土匪君找了半天找到了,索性趴在床边再也不走了。。。是的,这就是土匪君,希望我们两个永远在身边~好滴土匪~回北京的时候带上你~虽然这里的生活很美丽很安逸,但是有我们的地方她才安心吧~

切入正题,各位看官,今天要讲的故事是一只疯土和一个傻丢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战争,请看大屏幕:

dadiueye

好的吧,不要被那只眼吓到。下面才是大战的详细报道,敬请观看~

 

 

Rainy day

WeatherCards-rainyday
Rainy rainy day~TF‘s on her way~
The first word for you,the little one~
重庆的小雨淅沥沥的下~
土匪扭着屁股慢悠悠的走~
遇到一个叫公主的好朋友~

都说女人是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就进入妈妈的角色了,而男人要等娃娃出生之后才会成为爸爸。

这个我不是男的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毕竟娃娃是在我的肚子里。。。

那就是我更在意的是娃娃在肚子的状态,是不是待得足够舒服,我的任何姿势动作行为习惯会不会对娃娃造成影响。更在意的是随着预产期的来临,娃娃的状态是否正常,是否会出现像其他人一样遇到的情况,是否会待到足月,说到底是有那么点紧张。只是特别希望娃娃可以健健康康顺顺利利的降生,希望娃娃出生之后体格健壮一些,至于男女什么的日后的教育什么的都没想过。。。最近恶补各种喂养知识常见疾病知识,不管会不会有人在旁边帮助和提点我,最终相信的还是自己和医生,希望自己能够更多的获取到一些常识一些正确的认知。不知道呢,应该是因为有那么丢丢紧张吧。最近是睡不好觉,或者说自打知道有了肚里的娃娃之后一直睡不太踏实,怕自己睡着了会伤着娃娃,虽然早就知道并不会。。。可是昨天睡着睡着突然呼吸困难憋醒了,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做梦呢,吓得差点哭出来,赶紧摸摸肚子,叫醒娃娃,我醒了娃娃便会醒来,一顿翻滚然后继续睡去了。每一次宫缩都会注意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注意着疼痛程度,数着秒数,为TA随时的降临而做好心理准备。看过很多文章视频资料,描述快要生的时候的样子,可是毕竟没有经历过。没有大过肚子的人总是会有那么点小心。即使是有过经验的人在这次的怀孕中遇到的情况也是不一样的。

有时候会被医生或者身边的人笑话,觉得太大惊小怪,太小心翼翼,可是肚子里承载着是一个生命呢,TA将来可是要长成我这么大,有一个完完整整的属于TA自己的世界呢。现在都可以摸到TA的小手小脚,感觉到TA的每一个动作。

今天在医院里看到一个已经在阵痛的孕妇,就是基本上短则几个小时长则十几个小时就会生了的,在丈夫的搀扶下缓慢行走,边走边喊着受不了了太痛了,大家都在笑,只是觉得那个腔调那个样子很想让人发笑。我也觉得很好笑,因为想到自己到时候可能喊得比她还要凄惨。。。

总是会有点担心的,总是会的。主要是在医院里碰到一些对妻子的一些行为无法理解而出言指责的丈夫,还有妻子们自己讲的故事,让我觉得有些无奈,大概我不该这样的,不过也没怎么往心里去,只是有些遗憾,有些“怒其不争”。大部分的矛盾都是以知识的匮乏为起因以及缺少同理心而被激化的,而且都是互相的。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很多无辜的生命被扼杀而不知疼惜反悔,很多女人的身体被毁了而不自知自重。

不知道自己的逻辑跑哪儿去了,困了,终于困了,半天木有睡着,起来写写东西。。。恩,我去睡觉去了,最近在大丢书柜里偷了一本《窗边的小豆豆》改编成《窗边的小丢宝儿》给小丢宝儿念着听~~希望小丢宝儿喜欢~~

小丢宝儿睡了,土匪在床边睡着了,我也要睡了,一个人霸占大丢的床去啦~

night night 小丢宝儿,night night 土匪粑粑君,night night 大奉丢

愿世界和平,地球长存,大王早日遇到外星人^_^

 

胖子的自语

忘记是什么时候了,多了一个名字”王胖子“,不知道起名字的人是不是受了鬼吹灯的启发,还是不要费脑细胞回想的好。起这个名字的人说:”继李胖子之后,我的身边又多了个王胖子,得胖子者得天下,知道不?“于是乎胖子由于此人赫然有声。

走在路上的一条狗,人肚儿里驮着的一个娃儿,步点随着纤绳快慢不一。轻轻点点的雨滴,梳洗着素宅的沉迹,阴阴戚戚的风股,钻进脑门撩拨着脑里的主旋律,生疼。想看一下这条狗吗?她有一条很好看的尾巴,一双很好看的眼睛,在她安静的时候,俯视他的脸可以看到柔沁人心的睫毛。(睫毛弯弯 眼睛眨阿眨 话说到嘴边怎么会转弯 你的微笑 像月弯弯 气氛好浪漫 需要你陪伴

胖子坐在那里织着围巾,之前一条灰色的,被遗忘在了海边的一个村庄里,这次的是条红的窄的长的,不知道起名字的人会不会喜欢,不知道适不适合起名字的人,胖子坐在那里,几根儿手指不停地穿梭着,速度还是可以。胖子在盼望些什么,躺在脚边的那只狗又怎么会知道,那狗只管躺在那里,大概是胖子来了,她出奇的放松,只会四脚朝天的家伙,只会可怜巴巴的望着别人的手的家伙,真是让人毫无办法。

胖子的脑袋有点累了,不知道为什么胖子偶尔心底会升起一股凄凉,凉透了暖烘烘的鞋子袜子裤子和衣服,一下子就沉入了千米深的冰窟里,一下子都不想动。胖子就是这样,没法子的,这就是胖子吧,可能是太胖了,压住了思维列车,脑袋总是会短路。就像超脑特工队里的记忆,也许是因为有些记忆已经被遗忘了,扔到了垃圾堆,变成灰色最后化为灰烬消失了,所以心里突然的空落了一下。

起名字的人,看你最近的状态有点心疼,你的人生里也经历过很多次这样的空落,亲密的人不在身边,觉得身边和心里空落落的不踏实,胖子还总是拿这样的事情来调侃,起名字的人会不会心有戚戚就像胖子的凄凉一样,胖子有些愧疚。可是这次应该不一样,因为心里不是空落落的。哎,胖子胖子什么时候你心里才能都是自己这个胖子,什么时候能看到自己呢胖子哎。

胖子刚才看着那好胖好胖的肚儿,此起彼伏,一会儿一会儿的鼓一鼓冒一冒,胖子还是有点担心,大概只有十个月的胖子期限过后,才不会再担心这肚儿吧。胖子终归是个胖子,得知道自己是个胖子,做胖子应该做的事情。胖子想要织点小东西给肚儿里的,或者读个故事什么的,所以胖子把起名字的人的书柜的《窗边的小豆豆》拿了出来,等肚儿鼓一鼓的时候读一下,把小豆豆换成肚儿里的名字。胖子的想法很好,胖子真是聪明又伶俐。可是,可是胖子不知道还要做点什么,胖子还是不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肚儿里的存在,因为还没出来呢,不知道呢,不知道呢,感觉很奇特很奇特。胖子就是这样,总是感觉很神奇。胖子不曾想过男女,或者都想过,可是不知道呢,感觉不应该去想,要不然肚儿里的不愿意了呢。胖子也不去想肚儿里的是什么磨样,那怎么想的出来呢?可能是最近听到很多人在说肚儿里的事情,男女模样等等,胖子其实是不喜欢的但也没那么在意。胖子也许是潜意识里在反抗着什么,所以什么都不想。胖子是不是没有母爱,不知道呢,这是胖子第一次有一个胖肚儿呢。也许也只是因为起名字的人不在身边,胖子没人交流…没法子“小丢宝儿这个小丢宝儿那个“╭(╯^╰)╮

昨天去逛gai的时候,胖子看着走在前面的背影,也想起了海边边上的背影,顿时觉得鼻头酸酸,好心疼她们。起名字的人走的时候什么也不带,连累了天上的星星都被埋怨了,可是起名字的人却觉得很温馨,因为所有人都是在乎起名字的人的,即使这人总是那么不乖。

胖子真的很惭愧,这么多人围着胖子转,这么多人爱护胖子,让胖子觉得越来越不好意思,因为胖子什么也没为大家做过,胖子不会照顾人不会关心人,胖子总是傻笨的倔强的不知所措的。不过还好,胖子还是个好人,心里是揣着好心的。

胖子哎,该睡觉了,都12点半了,肚儿里的会被带”坏“的,肚儿里的也要睡觉觉呢。明天去医院,原一切顺利~

写点什么?写着味觉,写着听觉,写着视觉,写着唯心。有个怪物长着稀拉的羽毛,披着无言的篷笠,走在泞泥的路上,雾影重重看不尽,明里暗里不停抽动着的欲望,挥发着不好闻得气味,怪吓人的。于是乎胖子从此以后自惜羽毛。

IMG_5589
她就在那里停下了,张望着什么,在她的世界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谁知道呢?

 

大丢come 大丢go 大丢come and go

大丢送贼回家,大丢又要自己回北京,大丢又要自己回家,大丢又要自己来贼家,大丢又要送贼回丢家,大丢又要自己回北京。大丢来来去去,come come come and gogogo~~

大丢好可怜,小贼生日那天加班啊加班,大丢没接贼,贼不开心,心想着大丢肯定在wow的世界里畅游╭(╯^╰)╮,不过事实证明错怪大丢了有木有~

结果一回家,家里干干净净,优美的音乐呀,温馨的灯光呀,桌子上趴着这只曾被土匪“百般蹂躏”的大肥狗小丢丢,~~~~(>_<)~~~~土匪粑粑不在家都没人欺负小丢丢和小小丢了

IMG_5313

嘿嘿,原来大丢这家伙在家里做了清洁,还在小贼的画上留下了如此潇洒的笔迹:

IMG_5296

哈哈,放心大F丢,小贼不~~不~会~~~把你的笔迹泄漏的,O(∩_∩)O~

大丢走了,好可怜,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有点小伤感,随偷拍了大丢一张,是的是的大喜字很耀眼~不知道老妈从哪里弄来的,整个红彤彤的被褥,粉嫩嫩的丢^_^

IMG_5311

ps:大丢嫌弃贼做的同样的菜没有老妈做的好吃,╭(╯^╰)╮再说就不给他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