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还做女人

小吗呀小丢宝儿呀~你大奉丢爹说要跟你记账,他的经典语句或者唯一会说的就是“拍死你”……妈妈也是对他的智商失去信心了。

哈哈,弄来弄去,原来是小丢宝儿的脑袋顶的妈妈肚子疼,不怕小丢宝儿笑话,妈妈偷偷的摸了下眼泪,不过这下妈妈终于松了一口气,小丢宝儿很健康~妈妈也很健康~等你出来妈妈要好好摸摸这金刚钻般的脑袋啊~可疼死妈咪喽~

刚才大妈扶着点滴,拖着蹒跚的脚步一点一点往里移,走到旁边的时候,朝她笑了笑,便开始了一席对话。大妈一副凄苦的脸庞,佝偻着腰,整个人散发着不能言说的痛楚。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带入感,那感觉肯定是跟每个月一次的痛楚一样难以表述。

大妈是廊坊人,半个月前就在了,开始准备手术,没有听清楚具体病因,可能是卵巢囊肿之类,已经做了手术,疼的难受。

“在这里待着很烦躁,特别想找点东西摔一下。他们要吃药就得吃药要打点滴就得打点滴,还担心一些检查做不了,一会这个偏低一会这个偏高跟做过山车似的,特别焦虑。老了做个手术恢复的慢,不像你年轻,还瘦,像我这样胖的都是脂肪长的慢。”

说实话我是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的,毕竟确实像她说的那样,我体会不了她的感受。小心翼翼的安慰着,说着不需要焦虑的理由,连自己都信服不了。顿时感觉自己情商智商都有限。说着说着大妈来了一句:“我说呀,下辈子绝对不要做女人了,遭这罪。”

我愣了一下:“也是啊,女人身上好多地方都容易得各种病。”这确实是实话,最近不是又有哪个明星因为乳腺癌过世的吗?普通人中不为人知的患者比比皆是吧。什么子宫卵巢乳房这些地方,特别容易出各种始料不及的问题(当然有些病并不是那么可怕也有可能不需要治疗,但是应该是让人很糟心)。

“你说以前的人咋就没这么多毛病呢?”大妈一手拖着腰吃力地直了直身子。

“可能是以前有病自己也不知道吧,现在医疗条件好了,环境变化也可能是个原因。”

“嗯,以后说什么也得一年检查一次身体,早点发现问题。唉…”

这时一直悉心照料大妈的大叔回来了,给大妈打了饭,大妈诉说着自己的心慌,大叔低声细语温柔的安慰着大妈。之前大妈的儿子来看她,拿着手机跟孙孩视频,也是其乐融融。

走廊一个小男孩在读英语,估计妈妈给生了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一直在哇哇的啼哭着,可是丝毫没有打扰到这个小男孩,大声的读着:“This is guoguo.” 忍俊不禁,好想问问他guoguo是个什么鬼…

这里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会传来阵阵婴孩的啼哭声,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充满了期待的声音~对我来说,虽然这辈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下辈子还要做个女人,因为,在我眼里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哪天好好写写。

大丢差不多一直想要个女儿,他说要送她去学跳舞,我们全家都去跳舞,我想好的吧,突然想起他们年会的舞蹈……………………oh no!!是的他们要跳bigbang思密达的舞蹈,思密达的舞蹈啊,你们真的可以吗?到时候我想我要捂住眼睛…………还有小丢宝儿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