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德

我碰到的当然不可能代表全部,但也不会是个案。 昨天有点感冒,跑去药房拿药。 当时药房已有三个人,恰好三位工作人员在为他们服务。我进去后,立马有人招呼, “拿什么药” “有点感冒,拿点感冒和退烧药” 招呼我的那人转头继续推销他们药房的一个什么仪器。我琢磨着是不是嫌我这一单赚不了多少钱,不过先来后到,等等也是应该的。 我开始在药房里四处转转,一会儿另一个推销她们另一种仪器的工作人员跟我进行了类似的对话。被嫌弃的感觉加深,这时来了一个买保健品的中年男子,刚才那位工作人员问明情况后就跳过我了,被嫌弃的感觉继续加深。 终于等到第一个买仪器的人开始付款,医生来招呼我了, “拿什么药” “有点感冒,拿点感冒和退烧药” “吃这个吧,中药,来两盒。咳嗽吗” “不咳” “鼻塞吗” “不鼻塞,就是有点头晕” “那再拿两盒给你通便的药,你过来。” “通便?” “对,感冒了得吃点通便的药,不然好不了。就这个,来一罐,20天的量” “算了我不用了,我就拿感冒的药吧” “不要啊,不要也行,咳嗽吗?” “不咳嗽,我能换一种感冒药吗,我以前感冒吃一下感康或者康泰克就好了” “那需要身份证登记” 我拿出身份证 “行,那麻烦帮我登记一下吧,我想买感康” “呀,我这里感康好像没了” “康泰克呢?” “好像也没了,你就吃这个中药,两盒” “那我要一盒吧,我看上面写有8包呢,一天两包也得吃4天” “那行,一盒19块5,这边付款” 交完钱,出了门,庆幸不是大学姐来帮我买药,不然铁定被忽悠。 作为离居民最近的社区药房,这只会让彼此渐行渐远  

妥协

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的,妥协虽说大都是无奈的选择,但也说明你有对方忌惮的东西。 若是一些不必要的东西,能放则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