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

在入睡前,闭上眼睛,周围安静的狠,仿佛听到了麦田的声音,看到了一双硕大的牛眼,阳光稀疏的洒在露珠上,好像自己就是那个牵牛的人,怔怔地看着牛儿吃草,它嚼得那样香,不禁觉得那草肯定是美味极了。

在入睡前,放松双耳,在寂静中寻觅着,好像听到了欢笑声,声音渐渐地靠近,pong的打在耳膜上散开,心里响起了回声,所以自己才跟着也笑了起来,笑意久久不散。弯下腰轻轻凝听,听到那朵小野花的起床气,很不情愿的伸着懒腰。

蹲个小马扎,实在不想动呢,不知道走到哪里会有还没起床的小生命被吓得慌逃,不小心撞到了花花草草,撞坏了本来就不太好使的脑袋,这听起来有些凄惨。

写到这里了,土匪粑粑也睡着了,她睡的好香,还会打呼噜,梦里还会汪汪两声,当然她自己不知道,也没人可以告诉她。

傻土匪,不管怎样总是那么热情,她不理解什么是坏,因为单纯的眼神只专注于吃的,黑黝黝的大鼻头也只能闻到吃的,毛茸茸的小爪子也只用来掏吃的,灵活的耳朵也只对吃的敏感,甚至于,屁股奉出来的各种不明物体也都是处理过的吃的。

不知道土匪粑粑是怎么长这么大的,有点忘记了她小时候的时光,或者是我已经忘记了之前的那段时光。那时候我们带着你打着阳光看你在土肥圆上拉粑粑,听啊听啊,你的呼噜声,什么时候长这么大了,可以打呼噜打的这么大声,可是好像还是能找到小时候的影子,虽然土匪是妖怪变的,可也只是一个妖怪变得,土匪还是土匪,只是不小心就糊里糊涂的长大了,她还不知道呢。

不过既然她是妖怪变得,那总得知道点什么,她知道门外有声音的时候要保持警惕,立即放下口中的所有东西,很有力量的站在那里,一下子好安全,有个只知道吃的土匪也会觉得安全,神奇的事情。

还有好多,刚才还记得,现在记不起来了,你记得么,土匪,还记得土肥圆上的粑粑吗?嘿嘿~

非常非常呆萌的土匪粑粑
我是大眼睛美女,土匪粑粑~~

大丢说,一天一个巧克力,没吃完呢就回来了。可是我还没开始吃呢,大丢会不会就不回来了,逃回丢星球打屁屁去了。所以这里得有个⚠

屁屁丢
不知道会不会太露骨,天哪不要被屏蔽了哟,不关我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大概是照片自己从电脑里蹦出来的,它觉得自己太妖娆,人工智能呢要小心~

入睡前,让我笑会儿吧。

ps:陈老师回邮件了,我没有点开,她说等我恢复了尽快去办公室,突然觉得~~~hiahia~~离被踢走不远了呀~hiahia~

 

By Sophia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Aboout Sophia | http://isophie.org/索菲亚一世/

3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