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一个人是困难的,至少对于目前的我来说还是这样。

我会感到可惜,也会产生一种愧疚,那是一种没能帮上忙的不好意思,我现在想把它称作一种羞涩。

这种羞涩在生活中多体现为一种不舍,不忍心。它会让我放弃某种选择,而这种选择日后一般不会带来多大影响,但也说不定,也许也能让我痛苦不堪。

若是放在工作中,我现在大多会选择忍受,我以往的经验告诉我,偶尔直觉也告诉我,虽然可以通过某种运作,让目前的场面皆大欢喜。但或许随着工作的继续,反而会给各方都带来不必要的痛苦和压力。

就像maintainer在拒绝patch的时候,不少人都会或多或少的考虑到贡献者的感受,但该reject的还是reject的好。

现实社会比代码复杂多了,代码还能很清晰的界定“好”或是”不好“。生活中就没这么些非黑即白了。还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那样吧,是不是他老人家说的也忘了。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